网站标志
新闻搜索
 
新闻搜索
新闻详情
铁矿石谈判中小钢企倒戈 35家与淡水河谷达成协议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09-06-10 12:39:54    文字:【】【】【
高昂的长协矿价格,愁云惨淡的钢材市场———这让我国大中型钢企从去年年底就陷入了集体巨亏之中。因此在今年的长协矿谈判中,降价至少40%以上,成为中钢协的一条底线。但和大型钢企态度迥然的是,一些中小型民营企业却已经和矿业巨头签署了长协合同。
  中小钢企达成协议
  记者从一位业内人士处获悉,目前已经有35家中小钢企和巴西淡水河谷达成长协矿协议,这35家钢企和淡水河谷达成的进货量大约为5000万吨。这是一个不可小觑的数字,去年全年,淡水河谷出口到中国的铁矿石也不过是8500万吨左右。5000万吨的大订单让淡水河谷有充分的信心对今年的铁矿石谈判“不着急”。
  另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则给出了一个更新的数据:“35家?那是1月份的旧数据了。现在至少有38家中小企业和淡水河谷签了长协合同。”他所在的公司也属于这38家企业之一。“我们刚刚从淡水河谷买了一船矿石。”
  前几批得以与淡水河谷签约的前提条件都是交纳高昂“入门费”———“按照2008年的长协矿价格从淡水河谷买一船铁矿石”,但是随后淡水河谷放松了条件,连“入门费”也免了,只要企业有一定实力,通过考察即可纳入其长协框架之中。
  山西某钢铁公司,是首批搭上长协资质这条船的中小钢铁企业之一。该公司在去年11月正式和淡水河谷签订了长期铁矿石供货合同。
  “我们是交了入门费的!”该公司一位董事对记者透露,为了加入“长期协议矿体系”,付出的“入门费”是3000万元。“就是因为和小企业签了合同,淡水河谷从去年12月份到今年4月,至少多卖了35船长协矿。”
  尽管长协矿“入门费”高昂,但中小钢企还是在努力挤入“长期协议矿体系”。
  “我们都是吃过现货矿苦头的”,该董事表示,现货矿涨跌风险过大,去年以来进口铁矿石现货价格一度狂涨到1590元/吨左右,然后掉头向下,今年4月跌到550元/吨。“这样大的起伏,让很多在矿价最高点购进铁矿石的钢厂,连交给贸易商的30%到50%的保证金都不要了。”该董事解释,因为“毁约”能够省下的钱,足以再买两三船同样品位的进口矿。
  钢铁行业资深专家徐向春分析,虽然这些长协合同并不直接影响到今年的铁矿石谈判,但是给三大矿山撑腰增加底气却是无疑的。“这造成一种''中国钢铁行业繁荣,离不开进口铁矿石’的假象,既然如此,矿山也自有拒绝大幅降价的资本。”
  国内钢企利益分歧
  5月底,日照成立了国内首个铁矿石国际交易中心。这个由5家民营企业投资2000万元成立的交易中心,获得了日照市政府的全力支持,并且就是专门针对现货矿的交易,“主要为国内中小钢厂和贸易商提供交易服务”。
  此前,中钢协多次表示,只要中国的大小钢企团结起来,谁也不买进口矿,则三巨头再强硬也要向中国市场低头。但对于中钢协提出的“抱团一起上”,钢协之外的钢铁企业,甚至钢协以内的中小企业都不太积极。
  面对中钢协的指责———中小钢企私自与矿业巨头签下长协矿,扰乱了中方与外方谈判的筹码———一位同样与淡水河谷签订协议的中小型钢企负责人表示。“团结一致对外,首先我们要利益一致!”他说,“我和那些掌握谈判权的大企业,一不共享利益,二无共同''敌人’。要我们如何响应钢协号召?”
  他对此进一步解释称,往年长协矿都是低于现货矿,大钢企从中获利丰厚,而小钢企却从未从中分一杯羹。这种情况以去年为甚。“去年铁矿石现货价最贵涨到了1590元,比同品位的长协矿价格要高出四、五百元/吨。那时候有长协资质的大企业,并没有拿出矿石来支持我们发展,反而将低价购进的长协矿高价卖给我们。”他甚至指名道姓点出某大型钢企,因为长协矿进口量巨大,光靠卖矿石就从中获利匪浅。
  “这些企业都是从长协矿中得利的。现在市场变了,他们就称价格太高他们承受不了,要求我们也配合。”他说,自己的企业就是要抓住这个时机,打入“长期协议矿体系”。
  贸易商闻风囤货
  在这些和淡水河谷签约的企业中,既有中小钢厂,也有铁矿石贸易商。“按照三大矿山的规矩,是不会把长协矿卖给不从事生产的贸易商的。但是现在矿山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贸易商只要和小钢厂签一个协议,就能想办法弄到淡水河谷的长协资质。”他所说的“办法”,是小钢厂用自己的名义进口长协矿,实际买矿方是贸易商。而卖方对此并非不知情,只是为了赚钱而装聋作哑。
  记者采访了几家全国排名前十位之内的贸易商,发现这些公司今年都不约而同加大了铁矿石进口力度,不少公司的计划甚至是进口量翻番。
  除了淡水河谷,力拓和必和必拓也不甘落后。一家大型铁矿石贸易商的高管告诉记者:“我们已经和必和必拓签署了长协矿协议;现在正在与力拓谈长协资质的事。”他表示,与力拓签约也就在近期,因为不久前力拓已经派人来他的公司做最后考察了。“我们预计一共和这两家公司承诺200万吨到300万吨的进口量。”
  这位高管还透露,与“两拓”签约的贸易商远不止他们这一家。“光是在日照就会签下好几家贸易商吧。”
  “我们现在暂时按照去年长协价的八折进货,等今年长协矿价格定下来之后再多退少补。”这些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新加入长协框架的中小钢厂目前获得的待遇与大钢厂并无两样。
  山东万宝集团在2008年全年进口铁矿石350万吨,但在今年1至4月进口额已超过200万吨,如果加上5月份的量,那么这家贸易商上半年的进口量就已逼近去年全年进口量。日照中瑞集团去年全年进口铁矿石400多万吨,今年1到4月份进口铁矿石300多万吨,预计上半年的进口量会超过去年全年水平。
  另一家贸易商今年1到5月份进口了200万吨铁矿石,“全年希望进口量有500万吨。”该公司总经理告诉记者。
  但是这些贸易商都否认自己大量囤货。“我们是以期货为主,先和下游钢厂签了售货合同,再向上游矿山订货。运矿船在海上开一个月半个月的,到了港口就运走卖掉了。”上述贸易公司总经理说。
  “我们库存现货也就20万吨,”中瑞集团一位高管说,市场形势不明朗,贸易商“不敢囤货太多”。
  不过,记者也了解到,囤货的铁矿石贸易商并不在少数,只是未对外公开承认。“进口矿石堆在港口,确实都''有主’。但很多''主’都是中间商(即铁矿石贸易商)。这些矿石并不会马上卖给钢厂,而会等到价格大涨时再高价卖出。”穆仲担任董事总经理的一家贸易商,去年才做起铁矿石生意,穆仲本人此前在大型钢企工作数十年。
  “有的企业库存量都是平时的5倍。”日照一多年从事物流和电子交易的公司负责人说,“反正先把货拉到口岸,报关就找托儿。”
  铁矿石消耗量反弹
  能够代表铁矿石真实需求的,还是钢材市场的表现。
钢价从4月中旬至今已经迎来6周连阳,随着市场价格的反弹,大批中小钢厂开始复产、增产,自然带来铁矿石消耗量的增加。更关键的在于,进口铁矿石的现货价格现在已经是“最便宜的矿石”,因此许多中小钢厂早已弃国产矿而转投进口矿石。
  “我前几天考察了河北、河南好几家产能在七八百万吨的钢厂,长材、管材都在加班加点生产。有的企业还在新建高炉,预备扩大产能。”中瑞集团常务副总裁王旭日告诉记者。
  山西一家中型钢企高管介绍,自己所在的工厂去年8月开始减产,现在也已全面复产。关键是,从今年起,该钢企用的已经都是进口矿了。“公司遵循的是一条非常市场化的准则———谁家的货好、价格低,我就用谁的。”在进口铁矿石高品位低价格的优势下,国产矿很自然被“抛弃”了。
  虽然复产增产,这名高管却强调:“我们还没敢大干全上呢!”该厂目前是奔着钢铁年产能500万吨的量开工,去年这一数字是350万吨,而该厂如果真的完全释放产能,可达800万吨。也就是说,这家厂子也压缩了近40%的产能。
  这名高管说,他熟悉的中小钢厂都这样,增产了,但没敢完全释放产能。“不能释放,一释放这个市场就塌了。”他说,供大于求的现状,每个生产者也是心中有数的。一般中小钢厂都是“以销定产”,同时保有一定库存量,以此应对风险。
  记者了解到,由于国家的刺激经济计划在基础建设方面加大投入,再加上四川灾区重建需要大量建筑钢材,因此复产增产的钢企几乎全是以生产长材、管材为主,而其余生产板材、型材的大小钢厂,依然挣扎在“水深火热”中。
  “我们现在就正为南水北调工程、上海高速铁路两个基建项目直供钢材。加起来有一百多万吨,占到我们总销量的30%左右。”山西这家钢企的高管说。
  ■ 记者手记
  亿吨铁矿石流向何处?
  一边是堆积成山的铁矿石,源源不断的入港船只;一边是铁矿石进口量严重供大于求,继续囤积会造成较大风险。
  5月底,记者在全国进口铁矿石吞吐量最大的港口城市山东日照进行了相关调查。
  5月25日的日照港一派繁忙景象。离入口还有二里地,拉矿的大卡车已经排起了长队,车队一直延伸至港口的入口处。而港口内,目之所及都是高高堆积的铁矿石,每一堆前面竖着牌子,上书“货主、货名、进出口日期”等信息。一路经过,标榜在“货主”位置上的,既有宝钢、邯钢这些大钢企,也有沙钢等民营钢企,更不乏上海宜钢、中钢货运、北京荣丰等物流公司和贸易商。
  矿粉堆上,随处可见挖掘机来回忙碌;两艘刚刚靠岸的澳大利亚矿船正在卸货,港口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压港现象比较严重。“你现在看见的是5万吨码头,进来的都是小吨位的船;那边有10万吨和15万吨的码头,好多船在等着排队进来。”“现在海面上还有十几条船漂着进不了港口呢。”
  日照港副总经理臧东生告诉记者,今年1到5月份,日照港的进口铁矿石已经达到3800万吨,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0%。现在日照港每天排队进港的船只大约15条,到港船只卸货需要等待七八天左右。
  根据海关统计,今年1-4月,我国共进口铁矿石1.87亿吨,而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秘书长单尚华告诉记者,我国钢铁行业每月所需进口铁矿石量只有3000万吨。铁矿石的大量进口,造成了一种假象———中国的钢铁行业正在回暖,中国的铁矿石市场不减反增。
  在这些假象背后,是中国钢铁产品出口量的大幅减少———从钢材净出口国变成净进口国,1—4月我国累计出口钢材只有655万吨,同比下降59.5%。与此同时,中钢协在5月31日发布声明,称如果接受日本与力拓达成的采购价格降幅,则中国钢铁行业将面临全面亏损,因此中方绝不接受这一首发价。
贸易商的抄底、中小钢企的跟风、国内矿高成本低品位缺乏竞争力而被进口矿排挤出市场,再加之国内企业心不齐,各为其利,偌大一个市场却不能发出统一的声音……种种因素终于再次将铁矿石谈判引入进退两难的困境。
脚注信息

Copyright   2013-2030 上海野豹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官方网站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   ICP13003797  服务时间:周一至周日 08:30 20:00 

全国订购免费电话:400-021-0121  服务热线:021-54358329   联系地址:上海市中山北路81421号协和大厦14A   邮政编码:210070  

真:021-54011883   联系人:李军(经理)     机:18917194679   网址:www.shyebao.net  电邮:yebaonet@163.com

短路接地线 耐压测试仪 避雷器 耐压测试仪 变压器容量测试仪 测流 矿用电缆故障探伤仪 转速表 滑触线 氧化锌避雷测试仪 大电流线 红外测温仪 脚扣 直流电阻测试仪 大电流直流电源 互感器综合特性测试仪  耐压测试仪 电缆干燥机  高压电容电桥  回路电阻测试仪 扭力仪 开关机械特性测试仪 无线核相仪 三倍频发生器  开关通电试验台 核相仪  继电器综合参数测试仪 电磁辐射测试仪  里氏硬度计  日本共立仪器总代理  直流发生器  希玛红外测温仪  安全带拉力试验机